首页>>学术成果

关于印华文学归属问题的想法

发布时间:2013-10-16 浏览次数:0

有人问起,印尼华文文学是不是属于印尼文学。其实这不是单独印尼华人和印华文学的问题,而且也是印尼其他兄弟族群及他们的文学面临的共同问题。这些问题很要紧,关系到印华文学在印尼民族文学中的位置、作用和发展路向。这些问题我们都还没有认真地思考和讨论过。在这篇短小的议论文里,我想发表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以及得出的几点想法,抛砖引玉,敬请大家批评指正,集思广益,共同探讨。

印尼宪法第十三章第三十二条写道:“民族文化是由全体印尼人民精神劳动成果所产生的文化。”“全印尼各地区巅峰的旧的以及原本的文化,都属于民族文化。文化事业应该以推进文明、文化素质和团结为方向,不拒绝来自外国的能推进和丰富本民族文化,提高印尼民族人格境界的新材料。”很显然,印尼华族文化是印尼民族文化的一部分,作为印华文化的一个分支的印华文学,和巽达、爪哇等地方或族群文学一样,是印尼民族文学的一部分,是印尼民族文学共同的财富。

作为印尼民族文学的一部分,作为印尼民族文学共同的财富,印华文学是印尼华人本土的文学,是作为印尼人民的印尼华人的精神劳动成果的文学,是属于全体印尼人民都可以取之共享的财富。但是,在实践上,因为印华文学是用华文,一种一般来说只有华族才懂得的语言写作的文学,因此还不能为全体印尼人民所能看懂,所能共享。在这个意义上,印华文学如同印尼其他族群的文学一样,是印尼族群文学,而不是印尼文学。印尼文学应该是印尼民族用印尼民族共同语言,即印度尼西亚语创作书写的文学。

什么是印尼文学?这是印尼文化界文学界仍在争议尚未形成共识的问题。我以为:印尼文学是印尼民族用印尼民族的共同语言,即印度尼西亚语创作书写的文学。在印尼有一个普遍的看法,即凡是已经翻译成印尼文的外国文学作品都属于印尼文学。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外国文学作品,翻译成印尼文,它是外国人而不是印尼人写的东西,它还是外国的东西,而不是印尼的东西。它是其他民族精神劳动的成果,反映和体现外国外族风土人情、社会文化和思想观念,具外国外族色彩的文学。我们不能说印尼文版莎士比亚的《罗密欧朱丽叶》或鲁迅的《狂人日记》是印尼文学作品,因为都不是印尼人的创作产品,不是反映印尼民族精神劳动的成果的文学作品。而华文文学,与巽达文学等其他族群或地方文学一样,因为所使用的语言是族群语言,不能为其他族群的印尼人所理解和欣赏,从而缺乏全国性、全民族性,所以只能说是印尼族群文学,而不能说是印尼文学。但是印尼族群文学与外国翻译来的文学作品不同,它是印尼的东西,是印尼人的创作,是印尼民族的文学,是印尼的文学。所有印尼文学史和关于印尼文学的评论,所记载和探讨的都是印尼文文学,而从来没有论述族群文学或地方文学。而族群文学或地方文学,都有它们各自的历史和评论,没有与印尼文学混为一谈。

印尼族群文学,虽然异于印尼文学,但是它与外国文学有本质的区别。印尼族群文学是印尼民族的文学,是本国本土的文学,所以如果把印尼族群文学作品翻译成印尼文,它将是完完全全属于印尼文学的范畴,因为它是印尼民族精神劳动的成果,反映印尼民族风土人情、印尼民族社会文化和思想观念的,具印尼色彩的印尼文学。在这个意义上,印尼华文文学是印尼华族的文学,还不能称其为印尼文学,只有当印华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印尼文,为广大印尼人民所理解和欣赏,它才转化为印尼文学作品,才称得上是印尼文学作品。这些由印华文学作品翻译而转化为印尼(文)文学的作品,因为包含着印尼华族文化和印尼华族语言的特色,其中也隐含中国文化和语言的色彩而将丰富印尼文学,为印尼文学的兴盛和发展做出贡献。

有些朋友疑惑,什么是印华文学?印华文学是印尼华文文学还是印尼华人文学?根据如上所述的观点,即印尼文学是印尼民族用印尼的共同语言,即印度尼西亚语创作书写的文学。印尼人,无论他属于哪一个族群,如果他用印尼文创作,他的作品应该属于印尼文学,印尼华人用印尼文书写的文学作品也不例外。不少印尼华人用印尼文创作小说、诗歌等,并卓有成就,都与其他族群的创作不分彼此而成为印尼文学的现象,这是毫无疑问的。把印华文学作品翻译成印尼文,使全印尼民族能够涉及、欣赏和分享,才能使印华文学走出华族和华族文化的小圈子,走进并融合在印尼文学的大天地里。

把印华文学作品翻译成印尼文有多重要,很值得我们认真关注和努力进行。把印华文学作品翻译成印尼文的工作是文学的工作,须要有文学的精神和文学态度。翻译首先要选定优秀的印华文学作品而不能没有通过认真鉴定过程而随意拿来的印华文学作品,同时也要翻译得当和翻译有方而不能粗制滥造。不然,翻译作品将会是没有文学意义和文化意义的滥品,不但没有达到丰富和发展印尼文学的崇高目的,还会让印尼其他族群误以为印华文学平庸贫瘠不可取,有损于印华文学的正面的美好的形象。

当下印华文学界,基本上还囿于自己的小天地,我们印华写作者在生活上多半还辗转在华人社会的圈子里,在阅读求上进和创作活动方面,缺乏对印尼文学的关心和关注,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印华文学的作品里。印华文学作品的题材多半还是取自于华人社会和华人文化以及离自己一万八千里的宗祖国的社会,所以在印华文学作品里少见到印尼地方色彩。在文学技巧和风格方面未能从印尼文学中汲取养分而酿造出印中结合的新颖的特异的印华文学氛围和路数。我们很需要在这方面进行自我调整、自我完善。
(提交2013年10月4-7日第二届苏北文学节,2013世界华文文学研讨暨第九届世界华文作家协会全球大会议论文章) 卜汝亮

版权所有:河北师范大学印尼研究中心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南二环东路20号

本站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 站内文章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版权问题敬请告知 我们会立即处理。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